wai4f熱門言情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線上看-351 金雕的美意展示-hpdfl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这鸟是怎么了?
愤怒?对完颜萍产生了不满?
一定是的,可能是平时训练的时候,完颜萍对鸟不爱惜、不珍惜。
加上败给了两只金雕,气没处撒,这只海冬青就朝完颜萍冲过来。
海冬青飞下来后,忽然从宗舒眼中消失了。
奸臣当道 桌角
此时鸭子泺上的芦苇已经向远处烧去了,火光渐小。
降到一定高度,海冬青的剪影就会融入到远处的苍茫。
忽然金人队伍传出“轰”地一声,如同炸了锅。
什么情况?金人的话,听不太懂。
经过吴非的翻译,大家才搞清楚了状况。
海冬青,死了!
这只鸟从空中朝完颜萍的方向俯冲下来,最后居然收起了翅膀,直接摔死在完颜萍的马前。
摔死了?
这是找死!
这海冬青收起了翅膀,就相当于跳伞的,一直不打开伞包。
海冬青这是羞愧而死,连两个小家伙都干不过。
这鸟没有完成完颜萍交待的任务,在她面前一死谢罪?
金人纷纷下马,围在完颜萍周围祷告起来。
海冬青在金人的心目中,本来就是神鸟一般的存在。
今天海冬青的表现,也体现了一种悍不畏死的精神,金人也佩服不已。
但宗舒却不管那么多,这鸟,也不是自己养的,管它勇敢不勇敢?
特種兵 卿衛軍
这鸟,一整天就在头上盘旋,让人心惊肉跳、心神不定的!
终于,这鸟自裁了!
天上的威胁没有了,终于可以摆脱完颜萍的跟踪追击了!
此时,两只小金雕飞下来了。
一黑一白,一左一右,停在了宗舒的肩膀上。
两只金雕身上果然有珠珠写的两张纸。
一张是珠珠的一首诗,很含蓄地表达了对宗舒的思念之情。
一张是报平安,宗家一切都好,太子一切安好。
这张纸里,珠珠说,大宋自愿军的战绩已引起朝廷重视,中下级官员逐步倾向于“联辽抗金”。
珠珠问,是否已救出缨络。目前金军已有向宋、金边境增兵之势,恐怕是在阻拦他们回大宋。
这个信息非常重要!
金国和辽国打得正欢,怎么想起来向宋、金边境增兵?
捡个杀手做女友 色友
就河北军那点战斗力,金人不会看到眼里,更不会增兵。
“宗师,金人,是不是要开始攻我大名府?”李少言紧张了。
李少言的父亲李纲正是河东、河北宣抚使,总揽一切军务,大名府的防守自然是重中之重。
“不会,金人,现在根本顾不上。不灭掉辽国,金人不会对大宋开战。金人,还不具备两线作战的实力。”
宗舒说道:“完颜萍,这是针对我们这帮人的!”
完颜萍就在不远处,好几次她都快要抓住了,但还是让宗舒逃脱了。
她居然很早就往边境调兵,这是做好万全的准备!
完颜萍不仅仅在鸭子泺一带布下了大网,还考虑得那么远,在全境撒下天罗地网。
天上有海冬青,地上有金人骑兵,可不就是天罗地网么?
完颜萍,为抓住自己,真是下了血本。
看来,先去兴安岭,方向是对的。
既然要走,当然得和完颜萍打声招呼,毕竟,是交往多次的老熟人了!
超级教师ii 张君宝
怎么能悄悄的走呢?本少爷是个讲礼的人。
宗舒拿起喇叭喊了起来:“小苹果,谢谢你一路护送,我无以为报。下次,没别人的时候,我再抱。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也谢谢你的海冬青,一直为我们探路!”
完颜萍气得语塞,这厮把李商隐的诗也用上了,青鸟,不就是海冬青吗?
我的海冬青是追踪你的,为你探路?呸,想得美!
完颜萍一扬鞭子,一声暴喝,围在海冬青周边的金人,一个个地狂呼上马,朝宗舒说话的方向急速奔来。
哇靠,怎么忘了这茬?
从冰面一到草地上,滑板的速度就要降低一半。
而完颜萍的追击速度,就要提升一半。
这么一来,岂不是很快就要追上自己?
赶快跑吧!
一路向西北方向猛窜!
青花瓷庄园 幽林小榭
但是,越跑,追兵越近!
此时,小黑、小白两只小金雕大声叫唤了几下,展翅而起,飞上了几百米。
金人的追击速度明显一滞。
宗舒等人其实也不知道这对小金雕要干什么。
哈哈,绝代双雕,要做自己的保护神和探路者!
继续往西北飞奔,忽然头顶的金雕却朝折转方向,朝正西的方向飞去。
金雕偏离航向了?
穿越之寡婦難為 玲霧
金雕飞的过程中,还时不时地停下来,像在等宗舒。
“宗师,要不要往西?金雕领的路,一定不会错!”李少言建议道。
宗舒心思电转,瞬间就想明白了金雕的用意。
金雕这是在替自己引开金人!
因为所有的金人都往西追了!朝着金雕飞去的方向!
就算是自己跟着金雕走,速度也提升不了,完颜萍的速度也不会降,早晚还是被追上。
金雕这是看到自己快被金人追上了,所以这才升到空中,飞向正西。
萧小小当年送来的这对小金雕,像是吸收了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真可谓是鸟中之王!
“我们,继续向西北方向,去兴安岭。”宗舒看了看远去的金雕说道:“小黑、小白,这是调虎离山!”
大家马上明白了,我的天啊,这对小金雕这么聪明,简直成精了!
金雕的美意,岂能辜负?
大家继续前进,听得金军果然朝金雕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断有金人向金雕发箭,但无济于事。
终于,甩掉了后面的追兵,大家都不由得放松起来。
正在此时,天上又来了四只鸟,向西面追了过去。
米花惊叫道:“海冬青!完颜萍的海冬青!”
“少爷,海冬青,一定是去报仇的,小黑,小白,危险了!”曹宗申急慌慌地说道:“少爷,我们拐回去,救他们!”
救金雕?怎么救?
这四只海冬青追过去,金雕肯定会遇到危险,但就算是这群人赶过去,又能帮上什么忙?
吹针,没有了!弓箭也没有!
赶过去,岂不是把这群人也折进去了?
这,应该不是金雕的本意。
宗舒眼中噙泪道:“兄弟们,金雕是我和珠珠一手养大的,我知道他们有灵性,海冬青怎么会是对手?”
我才是幕後大佬 左斷手
说完,宗舒的鞭子啪地一甩。
一行人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