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he優秀都市小說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第386章你好,我是來拿你們當槍使的看書-uv6pn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小說推薦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冥河教祖嘴角不着痕迹抽搐两下,
这小子,这话听着怎么怎么耳熟?
好像以前他敲诈西方教的时候就是这种话,怎么到我头上来了?
我有防备,你诈不了我!
冥河教祖一挥手,直接打断与楚浩的对话,
“三界执法狱神,你若是想拿我当枪使,我劝你还是回去吧,我还不至于被你诓骗!”
冥河教祖倒是猛,就是摆出一副什么都不谈,这样你就骗不了我!
说到底,他心里还是忌惮楚浩。
龙翔于天
虽然表面上冥河教祖对楚浩冷若冰霜,拒之千里,但是这全都是因为楚浩这异数之威胁,令冥河教祖不敢触碰。
想想西方教偌大一个顶级势力,被楚浩三番四次折辱,就连圣人都被楚浩敲诈过。
明明只是一个大罗金仙而已,但是就是这么邪性儿!
冥河教祖怕了,他在三界之中,势力比西方教弱,经不起折腾,就算是被地藏王菩萨压着打,也好过与虎为伴。
“狱神请回吧,血海即将闭锁!”
冥河教祖转身就走,血海狂澜当即便要落下。
这一招属实无赖,让楚浩吃个闭门羹,这样怎么都没有麻烦。
虽然刚刚吃了点地藏王菩萨的亏,但是还能凑合着过,要是跟这三界执法狱神扯上关系,天知道西方教会用什么手段来制裁自己。
冥河教祖人老成精,对一切东西都精打细算,被人利用这种事情,显然是不可能的。   冥河教祖:只要我足够自闭,还有人能利用得了我吗?!
嗯哼?
然而,冥河教祖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楚浩见到冥河教祖作势要退去,冷冷地笑道:
“教祖可要想好了,我这一去,可就是直接去地藏王菩萨那里了。”
冥河教祖头也不回,挥挥手,
“你去吧,凭你之力,对抗地藏,唯有送死尔。”
楚浩却淡淡转身,径直离开。
只留下一句话,道:
“谁说我要对抗地藏?我去跟他们合作,剿灭大敌。”
楚浩才刚迈出两步路,却忽然感受到血海沸腾,无尽鲜血涌到楚浩面前,凝成万丈高墙,堵住血海入口!
“你在……威胁我?!”
冥河教祖的威压忽而如同山岳崩塌,全身威压朝着楚浩完全倾泻而来!
这一刻,冥河教祖是真的怒了!
楚浩的话,实实在在吓到了冥河教祖!
地藏的大敌,不就是冥河血海阿修罗族吗?
要是三界执法者大队与地藏王菩萨合作,本来就弱势的阿修罗族,岂不是当场灭族?
楚浩这威胁,十分赤]裸裸,而且血淋淋,恐怖无比!
楚浩却不为所动,淡淡回头,看着狰狞恐怖的冥河教祖。
boss推倒記 隨雲流水
楚浩微微一笑,儒雅随和:
“差不多吧。我更正一下刚才的说法,我来的目的,就是要拿你们当枪使!”
有那一瞬间,冥河教祖差点出手掐死楚浩!
我特么堂堂准圣强者,我要被一个区区大罗如此威胁!?
冥河教祖阴声道:
“小子,你既然说出这等话来,你今天就别想回去了。”
楚浩却忽然哑然失笑,笑得十分嚣张,
“你可拉倒吧!你要敢的话,刚才就不是那死活不敢跟我合作,只想赶我走的模样了。”
冥河教祖嘴角抽搐,恶狠狠道:
“我如何不敢杀你!?”
楚浩吐了口气浊气,淡淡道:
tfboys之星辰轉盤 彌月
“别说傻话了,这么大年纪的人别硬气了哈,你冥河血海自身难保,再惹一个我,等于再招惹一个天庭。”
“你这……也没老年痴呆啊,怎么会说这种傻话……我坐着让你杀,唱着歌让你杀,你敢吗?”
冥河教祖狂怒无比,身上无尽杀意肆虐,万丈血海狂澜随之翻腾。
亿万修罗众疯狂嘶吼,煞气冲天而起,场面剑拔弩张。
然而,楚浩见此,却是轻笑一声:“无能狂怒。”
冥河教祖当场脸就黑了, 我去你大[爷的,能不能别这么直接?很伤人心的!
老公的殺手嬌妻
冥河教祖确实不敢动手,他又不是十几二十岁的愣头青热血少年,就因为一两句挑衅, 出手对付楚浩。
冥河血海已经够难过日子了,被地藏王菩萨杀到都快要自闭了。
鬼迎門
现在要是再得罪一个天庭位高权重,炙手可热势绝伦的三界执法狱神,那他冥河血海还要不要了?
莫回头:背后有鬼 青山老妖
楚浩看到冥河教祖陷入无能狂怒之中,又是轻笑一声,
“老同志,想好了哦,你不杀我,又不给我当枪使,那我只好去跟地藏王菩萨合作。”
“你也别意外,我这个人爱恨分明,她宝藏天女劫狱,檀陀地藏逃狱,这两者必死,但是地藏王菩萨没犯法,至少目前没证据。”
“假如我以此二人性命为条件,与地藏王菩萨合作屠灭冥河血海,我想,以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为大宏愿的地藏王菩萨,肯定会兴高采烈的答应。”
“我说了要把你当枪使,言而有信。”
楚浩嘴角微微扬起,没错,这是赤[裸裸的阳谋!
极度嚣张疯狂的阳谋,但是却有完美的可行性!
冥河血海和地藏王菩萨势力如同在天平两端,虽然有一点点高低,但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是此刻楚浩的三界执法者大队,就是一个足以改变任何一边的砝码,无论放到那一边,都会引起质变!
沒金手指照樣無敵
独家婚劫 柠檬七
而正如楚浩所说,他若是跟地藏王菩萨合作,地藏王菩萨必然毫不犹豫地放弃宝藏天女和檀陀地藏。
这一点,玉帝已经给出暗示了。
地藏王菩萨只是因为那檀陀地藏涉及不该泄露的机密才被强行劫狱,楚浩若是只要击杀檀陀地藏和宝藏天女,却能够换取一整个幽冥血海的大败!
地藏王菩萨不傻就知道该选哪个。
冥河教祖看着眼前狞笑的楚浩,有那一瞬间,冥河教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到底我特么是邪魔还是你是邪魔啊!邪魔就没有人权吗?”
“能不能讲点道理,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嘛!”
齐天逆圣 木拉提疆
冥河教祖总算是体会到如来佛祖那种被威胁的悲惨。
杀楚浩,引天庭动怒,冥河没了。
不杀楚浩,赶走楚浩,楚浩转身跟地藏王菩萨合作,冥河还得没。
乖乖接受安排?被当枪使?
我特么冥河也没好过啊!
冥河教祖突然泄气,
杀又不能杀,赶又不能赶,冥河教祖只觉得头好疼啊!
要是如来在的话,一定会大笑,现在知道我的委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