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mdfn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鎮國天師 txt-第440章 劫難並未結束讀書-i5s22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不顾姬云飞的厉声警告,我将那般禅舍利狠狠拔出,握在手中,而失去了舍利力量的加持,那石柱也变得粉碎,顷刻间便有“咔嚓”爆响声传来。
偌大一根黑色柱子,也在风黎不计代价的轰击之下,轰然破碎。
然而紧随着而来的事情,却是谁都未曾想到。
之间那倒塌的石柱下面,忽然涌现出一个巨型的黑色洞口,无比强烈的罩风自洞口中烈烈吹卷,倒下的并不只有石柱,就连那维持石柱的石台,也随之轰隆隆地晃动起来,一种地崩山摧般的可怕威势,正在我们脚下疯狂蔓延。
“草!”
姬云飞不再上前阻止我们,而是失魂落魄地骂了声娘,扭头便朝宝禅圣地的边缘处狂奔而去。
死去的瘋子 素醫
修仙之旅
我们三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眼中读到了诧异,不过脚下那晃动的感觉,却是无比的真实。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耳边已经传来彩鳞充满恐惧的尖叫,“臭男人,还不快走,你怎么办维持宝禅圣地的中枢法阵给弄塌了?这下可好,这个空间马上就会被深渊吞噬,再晚一阵,谁都走不掉了!”
什么?
我吓得屁滚尿流,赶紧跳起来,对陈玄一和风黎大吼道,“走……走,这地方不能待了!”
说完我便尥蹶子,一阵发足狂奔,跟随姬云飞逃跑的方向追去,此时耳边再度传来一声爆响,紧接着,我看见一道枯瘦的身影,宛如陨石一般自高空跌落,贴着雪地倒飞十几米远,张嘴就是一股血线喷出。
冠盖满京华
直到那血线消失,我在看清了虹月禅师那张扭曲中伴随着无比绝望的脸。
他艰难爬起,一边咳嗽着,一边哭喊道,“完啦,全都完啦……黑教千年基业,毁在老僧手里,我是个罪人,是个罪人啊!”
此时石台中的晃动声越发明显,轰隆隆的震动声仿佛在脚下打雷,我的身体也跟随着地面抖动的频率而起伏,根本无法维持奔跑的动作,只能咬牙冲到虹月禅师身边,怒吼道,“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虹月禅师面露癫狂,一边咳血,一边暴躁不已地吼道,“那石柱下面,就是连接深渊的通道,你们不该把它彻底毁掉的……唉、时也命也,看来藏边果真逃不掉这一劫,一旦宝禅圣地空间崩毁,所有深渊魔怪都会沿着这条通道爬进藏区,到时候千里哀鸿,人间也会化作般若地狱……”
爱情百分百 陈沫
什么?
四神兽之黑色古镇 橘有菊友
公主有本书
我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回头一看,只见那石柱已经沿着巨缝滑落下去,直接跌进了看不见的深渊,而暴露在石台上的裂缝则是逐渐增大,一瞬间,无数可怕的洪荒气息自其中弥漫出来,直接造成了一股井喷似的效果!
吼!
反观那牛头巨魔,则是异常的兴奋,手舞足蹈,在一旁又蹦又跳,似乎在庆祝这什么。
完蛋了,这次祸闯得真不小,去你大爷的,为什么每次都是我?
我心中有一万头羊驼在飞奔,而自知大势已去的虹月禅师,则是一边呕血,一边绝望惨笑。
他生机断绝,整个人变得无比苍老,反倒忽然平静了起来,摇摇头,将失去了光彩的目光转向我,快速说道,“老僧一辈子都在追逐那个梦幻泡影,也是到了如今方才明白佛学真谛,所谓五蕴皆空,一切有为法,皆是虚妄,唉……施主,你们快走吧,老僧已经知错,接下来,我会焚尽残躯,引来无边业火,将这通道封锁起来,希望能够有效吧!”
把空间门上交给国家后 朗诵诗名
说着,他直接自立起身,双手合十,一边诵经,一边义无反顾地朝着那坍塌的缺口狂奔而去。
所谓人之将死,我在这个生命力已经燃烧到尽头的老喇嘛身上,捕捉到了最后一丝佛性,他到底还是没有忘记,自己是个修佛之人,也在这巨大的浩劫面前,奉献出了最后一丝光明!
大地的颤抖在持续,虹月禅师则跌跌撞撞地奔跑着,一边跑,一边大声诵念经咒。
忽然,他将合十的双手整个平举起来,浑身皆有黑色的火焰弥漫,窄干了骨髓、熬尽了精血,终于引来了无边业火,将那残躯彻底吞噬,而随着业火的蔓延,我又听到了庄、严宝相的佛陀诵经声,宛如洪钟大吕,冲击耳膜。
随着经咒声的传递,那黑色业火也在疯狂燎烧,化作一朵庞大的黑莲,徐徐地腾空而起,对着那片正在坍塌的空间笼罩下去。
轰!
一声巨啸,仿佛地催山崩,在那黑莲业火的恐怖燎烧下,原本已经扩散了好几丈的深渊裂缝,竟然受到了有效的阻截,就连那些井喷似的深渊气息,也被这徐徐燃烧的业火强行镇压下来。
然而,虹月禅师的诵经声,也在这个时候消失不见,那具衰老残躯直接化成了枯骨一堆,经冷风一吹,犹如齑粉,消散在这片天地之间。
他消失了。
消失的不仅只有肉体,也包括那颗勃勃的野心,甚至于连这老喇嘛的三魂七魄,也在无边业火的净化和焚毁之下,化作了灰飞。
望着那堆在风中逐渐蒸发的枯骨,我的心中却是一片死寂。没有敌人身死道消的激动,也没有危机暂时解除的轻松感,有的,只有曾经在佛经上读到的一句话:
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露,应作如是观!
虹月禅师这一辈子的嗔念,到头来,又换到了什么呢?
世间事,永远都是这么炒蛋,它从来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像道,就像天和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就是至道法则啊!
“唉……”
最终,对于虹月禅师的种种复杂情绪,都在这一声长叹中烟消云散。
我重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陈玄一和风黎的脸皮都在抽抽,正用一种直勾勾的眼神,傻眼望着某个方向。
怎么了?
我一时不解,赶紧回头去看,很快露出跟他们一模一样的表情。
姬云飞败了、虹月禅师身化业火,完成了自我的救赎和净化、就连那咧开的深渊裂缝,也被业火暂时封闭了起来。
然而属于我们的劫,却还远远没有结束。
那头硕大的牛头巨魔,正瞪着一双猩红的铜铃大眼,用无比冷漠和嗜血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们。
在那双猩红的眼睛里,我读到了残忍,以及对于这个世界的无边仇恨和诅咒,宛如江海,足以吞噬一片星空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