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 線上看-607:愛意:第一章(1)讀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罗菲侦探系列第九部《爱意》内容简介:
邬惠荏因看不惯父母各有新欢,各玩各的,不顾她的感受,于是赌气搬出家独居。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 愛下-607:愛意:第一章(1)相伴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607:愛意:第一章(1)閲讀
邬惠荏独居的一年内,每个月1号,会以不同方式收到一个木盒,里面有一支黄金玫瑰,玫瑰的上印着“LOVE -YOU”的字样。
终于有一个月的1号,她收到的不是黄金玫瑰,是一张字条,上面打印着一句话:你生日那天的午时,我们在鹰嘴山庄见!
邬惠荏按照神秘人的要求,生日那天午时准时出现在鹰嘴山庄时,见到的不是她期待的神秘人,而是可怖的死亡现场……
*********************************************************************
*****************************************
第一章
1
“我曾经是你和爸爸的爱情结晶。眼下,你和爸爸都找到了自己的新欢,我呆在谁家都是多余的,我还是搬出去住好了!”
“蕙荏,李先生会是一个很好的继父,他会照顾好我和你的……只要你不跟你爸和那个小妖精住到一起,什么我都听你的。”
“既然你什么都听我的,就让我搬出去住好了……我要一个人住。无论我跟爸爸住在一起,还是跟你同在一个屋檐下,我都感到别扭,你们都无视我的存在,跟你们的新欢卿卿我我,我感到脸红。”
“家里这么大的房子,难道你出门去住旅馆?不怕人笑话啊!”
“我爸爸说我已经十八岁了,什么事可以自作主张了。他在他和小妈住的附近给我买了一套小房子,还买了一辆车给我,这些是爸爸送给我的成人礼物,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我坚决要自己一个人住。”
“那个妖精勾引了你的爸爸,我不希望你礼貌地叫她小妈。你叫勾搭你爸爸的那个女人狐狸精,我才开心呢!”
“你也有自己的新欢,就不要怪罪爸爸找了一个比你年轻很多的女人。”
“那个妖精就比你大几岁,你叫她小妈,你不觉得自己亏吗?”
“我想我要走了,我爸在外面等我呢!”
“你搬到你爸爸和妖精住的附近去的话,上学会很不方便。”
熱門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 線上看-607:愛意:第一章(1)熱推
“爸爸给我买了车,就是方便我上学。”
“那好,你记住了,你需要什么,一定要找你爸爸要,免得你爸爸辛辛苦苦做生意赚得钱,便宜了那个小妖精。”
“我知道了……这话都说一千遍了。你也真是的,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张口闭口地说爸爸的情人是妖精!”
“我还要嘱咐你一句,林波浪只是一个矿工的儿子,值不得你喜欢。”
“我是一个靠卖女人胸罩和内裤的人的女儿,我却不能喜欢矿工的儿子,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你怎么老跟我顶嘴?我和你爸爸卖女人胸罩和内裤很辛苦的。……不过这种辛苦挺值得,洋女人都喜欢咱们的内衣。”
“真是的……人家做矿工就不辛苦了吗?”
“有我们辛苦吗?我们还要做国外的生意你知不知道?跟洋鬼子打交道很费劲的。”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607:愛意:第一章(1)
“我知道了,你们很辛苦。你要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邬蕙荏转身跟站在她闺房门前的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打了一下招呼,拧起行李箱,蹬蹬下了通向一楼的楼梯,穿过客厅,出了别墅的大门。她有一条狗,一条奇特的狗,时刻都跟着她,对她忠贞不渝,她爱它。这次她离开,当然也带着那条狗。
邬蕙荏的妈妈叫于晴晴,是一个头脑发达的女人,天生长着一副能女人的相貌:高大强悍,有一双不饶人的眼睛,脸大唇厚。打扮华贵,化妆精致,仔细一看又有些夸张。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跟她前夫邬蕙荏的爸爸做女人内衣生意发了大财,眼下找的新欢是一个律师。律师生性古板,不苟言笑,邬蕙荏从跟他认识那天起,就没跟他说上几句话,也不掺和任何人的事,所以刚才看他们母子说个没完,他自始没有插一句话,只是立在邬蕙荏的闺房前望着她们。
于=晴晴追上邬蕙荏,欲言又止道:“——我想跟你说个事。”
邬蕙荏努着嘴骨道:“我知道,你想让我给爸爸带话,其实你心里是有他的,只是人到中年厌倦了,喜欢新鲜刺激的情感!我爸爸就在别墅外面,你直接跟他说就是了。我不喜欢做你们的传话筒。”
于晴晴少女般地撅起嘴,反驳道:“不是我和你爸爸的事……是关于你的事。”
邬蕙荏道:“你快点说,我爸爸等我等得急。”
一直跟在于晴晴身后的男人终于说话了,“蕙荏,应该叫你爸爸进来坐坐。”尽管不苟言笑,但看得出是真心邀请。
邬蕙荏道:“李叔叔,你和我爸爸是情敌,我想你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见了面只会尴尬。你和我妈妈过好你们的小日子就行。”
于晴晴瞟了一眼她的情人,怪森森地说道:“李苏,你让她爸爸进这屋来,我还不让那负心汉进来呢!”
邬蕙荏怪声怪气道:“妈妈,你也就别数落我爸爸了,你们俩是都是负心之人,你也别乌鸦说猪黑了。你还是快告诉我,关于我的什么事?”
于晴晴在女儿不耐烦的催促下说道:“两个月前,林波浪来找过你,手里捧着一束山上采摘的野花,好象是山茶花,看起来还挺漂亮的。”
邬蕙荏的脸黑眼珠转了转,诧然道:“我怎么不知道?”
于晴晴道:“那个穷小子买不起进口玫瑰,捧一束野花就想勾引我女儿,我当然把他赶走了。并警告他,让他对你死心,以后再也不要来找你,我不欢迎他。下次再来,我还会不客气地赶他走。”
邬蕙荏急躁道:“你究竟跟他说了什么,有近两个月我都找不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