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繼承三千年討論-984 驚喜太多看書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继承三千年
杨北归苦笑道:“肖总,我家虽然说也有点产业,但这个价钱肯定是付不起的。”
“一般人确实没有这样的条件,而且我也不愿意用珍贵的回春丹换一笔中看不中用的纸面财富,我名下的财产已经足够多了,再加几个零也不会让我的生活有什么改变。
我更愿意用回春丹换一些特殊的东西,我所说的特殊的东西不是那些珍贵的收藏品,也不是什么古董珍玩,三句话两句话的不太好概括,总之是那些有别于常规的物品。
当然了,因为这是个人喜好,这个特殊物品的标准只能由我来制定,只要是有人能拿来让我看重的东西,那么就可以从我这里换到一粒回春丹。”
先前说的用财产换取回春丹只是一个铺垫,这才是肖遥的真实用意。
听了肖遥的话,众人都眼前一亮,都觉得这样的条件似乎不算太苛刻。
能不能从肖遥那里换取到回春丹,杨北归原本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现在又重新燃起了信心,他想到自己收藏的那一柄最珍爱的唐刀,便出声问道:“肖总,我手中有一柄唐刀,1000多年过去,仍然光亮如新,而且极其的锋利,是真正可以做到削铁如泥的宝刃。
我用这柄唐刀,一只手就可以轻松斩断一根钢筋,这样的宝刀除了我手中有一把之外,我从来都没有听闻过哪里还有,不知道我能不能用这柄唐刀和你换取到一粒回春丹?”
听了杨北归的话,肖遥也有点惊讶,他没想到自己刚刚说出这个条件来,竟然就有了收获。
通过杨北归的叙述,他就可以基本上断定,杨北归手中的这柄唐刀应该是一件一级或者二级的刀类法宝。
普通意义上的宝刀宝剑就算锻造的再精良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能够让杨北归这样的普通老人一只手就能斩断钢筋的宝刀,必然是入品级的法宝。
虽然这柄唐刀肯定和他最想要的风灵珠没有一点关系,但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我觉得你这柄唐刀值得一粒回春丹,但毕竟我还没有见到实物,现在还不好给你一个肯定答复。但我觉得八九不离十吧,等我亲眼看到这柄唐刀之后,就能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了。”肖遥没有把话说死。
杨北归大喜过望,“肖总什么时候有时间去我家里鉴赏一下那柄唐刀?或者我现在就让人给送过来也可以。”
“这件事情不急ꓹ 等寿宴结束ꓹ 咱们再约时间就好。”肖遥今天的主要目标是寻找风灵珠的线索,其他事情都要往后排。
肖遥不着急,但杨北归却很迫切ꓹ “现在寿宴还没开始呢ꓹ 等寿宴结束怎么也得两个多小时,时间完全来得及,不如我现在就让人送过来ꓹ 正好也让大家都鉴赏一下。”
“对呀,对呀ꓹ 我们也想看看老杨的这柄唐刀,这个世上竟然有削铁如泥的宝刀ꓹ 不是亲眼看到,我真的难以相信。”
“老杨的这柄宝刀,我以前听他提过一嘴,但他从来不舍得拿出来给人看ꓹ 我早就想开开眼了ꓹ 今天正好是个机会。”
“如果老杨没有夸张ꓹ 那这柄宝刀还真的不得了ꓹ 看来我们今天有眼福了。”
……
在场的众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表态支持老杨的决定。
这些人想亲眼看一下老杨的这柄宝刀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想知道他的这柄宝刀到底能不能从肖遥的手中换得一粒回春丹ꓹ 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肖遥也乐得拿这柄宝刀做例子ꓹ 便答应了下来。
眼看着老杨就要从肖遥那里换到一粒回春丹,其他人都羡慕万分ꓹ 心中开始有了紧迫感。
紧挨着杨北归就座的一位高大老人问道:“肖总,我手中有一幅唐代时期的绢画ꓹ 虽然不是什么名人作品,但画技精湛ꓹ 绝对是大师手笔,而且保存的非常好,不知道这幅画能不能从肖总那里换到一粒回春丹?”
“很抱歉,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古董文玩这些不算是特殊物品,除非你这幅画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肖遥摇头拒绝。
“那就太遗憾了。”高大老人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肖遥看不中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时候,又有人说道:“肖总,我手中倒是有一幅画颇为特别,但并不是什么名家作品,也看不出是哪朝哪代的画师所作。
我说的这幅画是一幅水墨风景画,画的是一幅农家桃园景象,画技同样很精湛,绝对不输任何大师作品,但上面没有印鉴,也没有题跋,所用纸张也很特别,竟然辨别不出是哪个时期的用纸,所以我找了很多鉴定大师都无法断代。
我所说的特别的地方并不是指这些,而是这幅画打开之后,能够让人隐隐间闻到百果香和百花香,实在是奇妙至极!”
如果说刚才杨北归所说的那柄宝刀让他感到略有收获,那么这位老人简单描述的这幅画就让他感到震惊了。
如果这位老人讲述的没有一点夸张,那么他所说的这幅画很可能是一件等级很高的特殊类珍贵法宝。
刚才唐正山专门介绍过这位老人,这位老人姓岳,他是苏家关系很近的表亲,名下的集团公司规模很大,他个人名下的财产应该有个大几百亿。
这样一位老人,他找来的鉴定师,专业能力肯定不差,鉴定专家都分辨不出画作的用纸出于什么年代,说明肯定是非常特殊的用纸。再加上画作打开之后,隐隐间能够闻到花果香,这让肖遥不得不怀疑这幅画作很可能是一件特殊的空间类法宝。
如果真如他所想,那这幅画作的价值可就不得了了!
这种特殊的空间类法宝等级都不低,至少也是五级以上的法宝。就算是在上古修炼时期,像这种高等级的特殊类空间法宝也是可遇不可求。哪怕肖遥在这次寿宴上得不到风灵珠的线索,如果能够收获一件特殊的空间法宝,那也是无比幸运了。
肖遥不着急拿到杨北归的那柄宝刀,但却迫切的想要知道这幅画到底是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样是一件特殊的空间类法宝,所以他的态度和刚才完全不同。
“岳总,如果方便的话,您现在可以派人把这幅画给我送过来。我觉得您这幅画确实很特殊,如果我能看中的话,我愿意拿三颗回春丹和您交换。当然了,这必须等我亲眼验证之后才能给您最终的答复,万一这幅画不是我所想的那样,你也别气馁,咱们以后还有机会。”
肖遥竟然大方的拿出了三颗回春丹做交换,这样的大手笔简直震惊了所有人。
刚才杨北归仅仅用一柄宝刀就要从肖遥那里换到一颗回春丹,已经让大家感到羡慕嫉妒了,现在这位岳老头竟然有可能从肖遥那里换到三颗回春丹,如此多的数量,已经超出了羡慕嫉妒的范畴,直接就让所有人恨上了。
虽然不知道肖遥手中到底有多少颗回春丹,但如此珍贵的丹药,想必数量不会太多,而且肖遥一直都在强调这一点,说明回春丹的数量就算不少,肯定也有限。
既然数量有限,那么用一颗就少一颗。扬北归换到一颗回春丹也就罢了,这个岳老头竟然有机会一次换到3颗,如果都像他这样多吃多占,那他们排在后面还有机会吗?
虽然众人的心中羡慕嫉妒恨,但谁都无法说出来,只能看着岳老头哈哈大笑的样子,心中憋屈又苦涩。
“肖总,真是太感谢您了,我现在就让人把这幅画送过来。”这位岳老头只会比肖遥更迫切。
看到杨北归和岳老头三言两语就都有了收获,其他人也不甘落后,开始搜肠刮肚的回想自己家中的那些特殊收藏,凡是特别一点的都说给肖遥听,可惜再也没有哪件东西能让肖遥感兴趣。
这些人都挺失望,肖遥同样如此。
虽然肖遥已经有了两次惊喜,但这都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真正想要的还是有关风灵珠的线索,可直到现在也没有得知相关消息,他也开始焦急起来。
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苏正明亲自过来约请大家一起移步餐厅。
会所的主餐厅空间非常大,肖遥等人被安排在正中间的主桌上坐下。
肖遥是苏家最尊贵的客人,被苏正明安排在老夫人的身边就座,推辞了两句,肖遥也就客随主便。
他刚刚坐下,抬眼正好看到尹小嫣和一位紫色长裙的长发女子撞在一起。
事情也是巧了,尹小嫣正常的往前走,一位穿紫色长裙的长发女子所坐的位置正好在过道边上,她站起身来,不知道是想换一下位置还是想要干什么,退后一步,正好撞在了尹小嫣的身上。
尹小嫣被她撞了一下倒是没什么,就是打了一个晃,很快就站稳了。但这位穿紫色长裙的长发女子,看上去就有点尴尬了,她手中端着一杯桃汁,突发情况之下全部撒在了她的长裙上。
如此重要的场合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情,穿紫色长裙的长发女子非常恼怒。
但她知道出席今天场合的客人身份都不可小觑,所以没有马上发火,而是扭头看向和自己相撞的那个人。
这一看,发现和她相撞的那个人竟然是最近正当红的明星尹小嫣,她心中的怒火顿时就忍不住了。
如果和她相撞的是哪位大人物,她肯定不敢计较,哪怕是陌生人,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前提下,她说话也会留上三分余地。
但和她相撞的竟然是一个她知道底细的小明星,那她就没必要委屈自己了,心中有火当然要发出来。
“你长没长眼?这么宽的路你都能撞上人!”
“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正起身。”
尹小嫣知道这件事情根本不怪她,但看到紫色长裙的长发女子一副狼狈样,看上去确实挺凄惨的,也就没在意她的语气,主动出声道歉。
“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赶紧给我擦干净了,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紫色长裙的长发女子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尹小嫣本来就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能给对方说一句对不起,就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忍让了。
现在这位紫色长裙的长发女子不依不饶,说话这么难听,那她就不能继续委曲求全了。
尹小嫣的语气也冷了下来,说话当然不好听,“这件事情本来就错不在我,我能对你说一句对不起,是因为我有涵养,并不是因为我哪儿做错了。你自己没长眼,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还把火发到我的身上,你以为你是谁呀?跟个小太妹一样,张口闭口收拾人,这样的教养,难怪你没长眼。”
“真不知道你一个低贱的戏子是哪里来的优越感,竟然讽刺我没教养,我堂堂刘家大小姐是你一个低贱的戏子能够品头论足的吗?你最好马上给我道歉,不然的话,不要怪我让保安把你轰出去!”紫色长裙女子一边狼狈的擦着身上的果汁,一边继续拿尹小嫣撒气。
“张口戏子闭口戏子,就这样的素质还敢说自己有教养,大清早就亡了100年了,谁给你的优越感?说你是小太妹都高抬你了,小太妹也只是张扬个性,绝对不会像你这样满嘴喷粪,左一个低贱,右一个低贱,是说你自己吧?”在这么高档的场合上,竟然遇到这么一个没素质的人,尹小嫣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紫色长裙女子被尹小嫣说到了痛处,胸中的怒火直冲顶门。。
她这个刘家大小姐,从身份上说应该是上流社会的名媛才对,但她幼年丧母,一直叛逆着长大。去年去米国留学之前,还被她那位年轻的继母当面讥讽为没素质没教养的小太妹,这句话一直让她耿耿于怀。
她那位好继母如今就坐在这张桌子上,正在看好戏似的看着她,她今天真是丢人丢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