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ea85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裴不了-第三十五章 你都看到了,他是自殺的展示-zdld8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嘻嘻……”
“等等我!”
“嘿嘿。”
“……”
叶烁也走了很远,一直走进密林深处,听见前方传来一阵银铃似的笑声,掀开前方的枝叶一看,发现是几个身着异域服饰的孩子。
男孩儿……女孩儿……环佩叮当……一共……五个。
大的十二三岁,小的三四岁,互相追逐嬉戏,一派欢乐氛围。
“果然。”
叶烁心中暗自说了一声。
这所谓的心魔,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料。早在进入心魔林之前,他就猜测可能会与圣物之争和自己的四个兄弟姐妹有关。
妖行都市 二萬四RMB
在小时候,他们五人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只是随着年岁渐长,加上父王的身体逐渐衰化,身边人又有意无意地向他们传达一些信息。
久而久之,才形成了如今这个局面。
他相信这个心魔不止存在于他的心里,在其他人的心中也会同样深刻存在。
这个场面不禁让他回忆起曾经的美好感情……
噗——
没等他缅怀一阵,风云突变。
就见最年长的男孩一把锁住了第二高的男孩儿,然后其余几个小一些的孩子纷纷抽出小刀,狠狠戳进了他的身体。
疯狂背刺……
噗噗噗……
那个第二高的孩子,正是叶烁自己。
正沉浸在美好回忆中的叶烁只觉一串脏话涌上喉头,不过想到大家有着共同的父亲母亲,就又咽了回去。
转眼间,方才其乐融融的气氛就变得血腥肃杀,五个孩子只剩下四个,代表“叶烁”自己的那个死尸倒地。
然后……
那边四个孩子停下了手,转过身,冷冷地看向了林木后面,真正的叶烁。
目光凶狠。
是想看看当他们要杀我的时候,我会怎么办?
叶烁察觉到他们的杀机,心中也泛起犹豫,隐约觉得这个心魔没有那么简单。
最容易的就是把他们四个统统杀掉,可那样,并不一定能够解决心魔。
该怎么做?
正在他专心接受心灵上的拷问时。
嗡——
第一道钟声传到此处。
“啊——”
剩余的四个孩子齐齐发出一声惨叫,七窍流血!随即萎靡倒地,十分痛苦。
连地上那个死尸都一阵颤抖……
“白龙寺的法钟?”
叶烁双眼立刻冒出精光,看向遥远的方向。
据说……百年难得一遇……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有第二声法钟长鸣传了过来。
“噗——”
那边几个孩子都变成了鲜血喷泉,顷刻毙命。
一时间,横尸遍野。
叶烁感受着法钟声音中的大梵神韵,隐隐觉得似有所获,然后回过头,就看见了一地的尸体。
心魔……
卒卒卒卒卒。
叶烁怔了怔。
这种死法……算怎么回事?
事实上,这种现象不止是他这里,其余几名参赛者也都看到了。正在他们认真应对心魔的时候,心魔突然集体暴毙了……
集体懵掉。
这时,远处隐隐有一丝金光透过来。
叶烁加快脚步向前,拨开树叶,从半山坡居高临下,看见了恐怖的一幕……
李楚正在拈着一轮小太阳,对着一个年轻僧人做着不可描述之事……
半晌。
叶烁瞳孔颤抖着喃喃:“恶……恶魔。”
……
当年轻僧人第二次吐血的时候,李楚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无论他是不是心魔,这种情境都有些蹊跷。
小太阳……钟声……吐血……
这中间莫不是有什么因果关系?
如此想着,李楚按住虚弱地年轻僧人,温声道:“别怕,我们再来试验……不,治疗一次。”
年轻僧人颤抖着握住他的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来不及了……
咻——
一轮小太阳再次冉冉升起。
在年轻僧人绝望的眼神中,将他一身的伤势治愈,让他的气色渐渐红润。
随即……
—————
又一声雷霆般的法钟长鸣。
总裁老公,超给力 寂静深深
“噗——”
年轻僧人吐出的鲜血染红了身下的土地……
果然有关联!
李楚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但随即又想到,这三者是如何关联的呢?
嬌妻如蕓
自己能控制的只有小菩提咒,现在可知的是,自己不释放小菩提咒,则不会有事情发生。
那么,钟声响起与僧人吐血之间的联系呢?是同一层级还是前后因果?
如此想着,他再次拈起小菩提咒。
青春之癢
只是这次没有对准年轻僧人,而是对着空处的树木。
“喂……”
年轻僧人看见他这个举动,小恐惧了一下,你是魔鬼吗?
旋即,又一道钟声响起。
“噗——”
李楚熟练地将年轻僧人的头转向一旁,使得鲜血没有滴到自己身上。
凝眉沉思。
已证得,小菩提咒与他吐血没有关联。
也就是说小菩提咒可以治愈他的伤势,但是又会引发这道钟鸣。
这道钟鸣却会重伤他。
这声钟鸣威力如此巨大……莫不就是传说中的白龙寺法钟?
那么会畏惧法钟的,这年轻僧人多半就是心魔所化了。
可是作为一个心魔……
他是不是太逊了点?
貌似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啊?
李楚瞥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只有小拇指的抽搐还能显示生命迹象的年轻僧人,觉得还可以再试几次。
于是他再次拈起了小太阳……
咻——
年轻僧人的伤势瞬间痊愈。
他的气息粗重起来……
嗡——
法钟长鸣响起。
他的眼中展露惊恐。
噗——
李楚拨开他的头,对准了另一侧的花草。
他的气息再度萎靡。
一套熟悉的流程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改变,又仿佛过了一百年……
年轻僧人的眼中,满是沧桑与疲惫……
他用尽全身力气,伸出手去扯了扯李楚的衣襟,用微弱的气息道:“给我个痛快吧……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了……”
李楚温柔地拨开他沾满血污、脏兮兮的手,用和煦的嗓音说道:“现在我们堵住耳朵,再试一次。”
“不……不……打迈!打迈!雅蠛蝶……”
无力反抗的年轻僧人哭喊着,拼尽全身力气也无法作出有效的反抗,只能软弱无力地呼喊……
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
任由东西塞进他的……耳朵……
咻——
嗡——
噗——
音效三连。
李楚静静地观察着。
看来法钟对他造成伤害是全方位的,即使听不到声音也会实质性的存在。
可是用心目看来,这个年轻僧人的“炁”与常人无异,不知道为什么普通人听到法钟的声音就会洗涤心灵,而他听到就会遭受重创。
或许构成生命的本质是比“炁”更加深入的存在?
等等……
提起普通人……
李楚这才想起,似乎自己引动了太多次的法钟长鸣,对神洛城内的百姓是不是会有些影响?
怪不好意思的……
他正考虑要不要给这心魔来个痛快,就见年轻僧人颤巍巍地从袖中掏出一把短刀。
都这副样子还想反抗?
就在李楚纳闷的时候,年轻僧人瞪着他,回光返照似地狂笑道:“我不是魔,你特么才是!你休想再折磨我了,哈哈哈哈哈——”
嗤——
横刀自刎,血光崩现。
李楚眨了眨眼。
这心魔好刚烈的性子……
这时,一侧山坡上传来响动,他侧眼去看,正和一脸惊恐的叶烁对上了视线。
看来他已经在那里偷窥良久。
但是无所谓。
李楚一耸肩:“你都看到了,我一直在治疗他,他是自杀的……”
……
鸿都山顶。
一老一小,两个和尚静静的。
直到一只乌鸦“呱呱”叫着从头顶飞过。
老和尚才先回过神来,轻声说道:“师傅,法钟……似乎就是这小道士引动的……”
“佛陀降世、菩提传法、罗汉证果……”
小和尚喃喃几声。
如梦方醒。
“它为什么会被一个道士引动?莫非是我们的法钟……投敌了?”
老和尚分析道:“或许是因为他刚才施展的佛法?我看他用的神通有几分像是我佛门的天顶大菩提咒,或许仅仅是因为修为极高……加上施展佛法,才会有如此神异。又或者……他就是传说中的佛陀降世、转世佛子?除了这两个原因之外,应该没有别的可能了。”
他所说的,小和尚当然不可能不懂。
但小和尚眼中还是带着几分茫然。
他所思考的显然是更高层次的东西,老和尚不敢再出声打扰。
半晌。
小和尚才问道:“你们是不是查到了他的出身?”
老和尚赶紧答道:“法善他们都查过了,他来自江南州杭州府余杭镇的德云观。”
“江南……”小和尚挠了挠光头,“好像……那几个老家伙失踪的地方也是江南……”
“嘶——”老和尚悚然一惊,“他莫不是和当年那人有关系?”
“算算年纪,除非那人也转生两世,不然应该不会如此年少。”小和尚远远凝望着李楚的身影,“看来我需要找他谈谈了。”
“师傅……”老和尚有些担忧地叫了声。
当年他虽然年纪尚幼,但是对于一些事情,还是留有很深的印象。
因为那时候的大人物……太过惊天动地。
婚不由己:纯禽老公难自控
即使过了百来年至今,他的修为也接近了那个层次,想来却依然会觉得心惊。
“放心,我也不是去找他打架的。”小和尚摇摇头。
老和尚笑了笑,内心存疑。
若果真是那个人转世,那师傅找到他,是不可能不动手的。
除非。
打不过。
……
佛缘会第三轮的结果出来。
李楚排名……第十。
今年的情况很特别,因为是法钟的出现,所有人的心魔都被杀得彻彻底底。
白龙寺最终判断优胜者的方法,就是根据心魔死亡的时间。
有人的心魔稍弱,在第一声法钟时就死得干干脆脆,就幸运地获得了第一名,有机会去领取自己的佛缘。
而李楚的心魔……
毫无疑问,他是死得最晚的。
如果不是他不堪受辱而自尽,可能李楚还会多观察他一会儿。
对这个结果,李楚是满意的。
因为他本来也没想拿第一,此行的目的,就是让叶烁不拿第一。
不老城二王子的排名是第六。
显然,如果没有李楚的参与,这次的佛缘会中根本没有人可以与他竞争。
但是叶烁也不觉得可惜。
他现在满心都是惊恐。
这次佛缘会居然有这么可怕的人物参加,令他毛骨悚然……
在第二轮比试中见到李楚的身影出现在天国图景,他就已经十分震撼了。
但那毕竟是虚拟的光影。
极品风流保镖 x日月星辰
谁知第三轮比试,更是亲眼见到了李楚虐杀心魔。
没错,诸多佛门弟子敬若神明的法钟与畏如蛇蝎的心魔都在他的股掌之间。
被狂弄。
身为极光菩萨的座下弟子,他对于白龙寺的法钟鸣与心魔林是有相当了解的,正因如此,他才知道做到这个程度有多恐怖。
他是佛陀降世不成?
可他出身又偏偏是个道士。
莫非……
佛本是道?
……
妖尸男神
叶冷儿的消息很灵通。
李楚才刚回到德云观不久,她就找上门来。
穿着很简单,一身碎花棉布裙,围着厚的头巾,没了洛神的风范,倒像是邻家出门看雪的姑娘,可是依然美丽。
李楚倒没想到她会来找自己,便请她在前殿坐了,问道:“你可以在洛神馆外随意走动吗?”
叶冷儿摘下头巾,笑道:“当然可以,我又不是犯人。而且我入城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看清了我的脸,只要不开花,就没人认得出我。”
“刚好。”李楚点点头:“佛缘会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按照约定,你该告诉我郭小宝的消息。”
“我就是专程为此事而来的,你做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好,所以我也会多告诉你一些消息。”叶冷儿丝毫不废话,直接道:“那孩子当时是被阴氏族人接走了。”
“又是阴氏?”
提起这个名字,李楚立刻想起了那位王龙七真爱的某姑娘。
那之后他与朝天阙都曾经企图找出阴氏后人,可是没有任何消息。据段庚说,他们甚至有可能已经举族搬离神洛城。
“具体内容我不清楚,但是我敢断定沧海君肯定与阴氏也有一笔交易,他们在帮沧海君做事。”叶冷儿道:“他们近来一直在神洛城内寻找玄阴之体与极阳童子,很有可能是要布置什么秘传的邪门阵法。”
“沧海君……”
李楚点点头,自打到了神洛城,遇见的邪门事也都与这个名字有关。
今天放学的时候 笔仙2011
不过当前的重点自然还是郭小宝。
于是他问道,“那你知不知道要去哪里能找到那个孩子?”
“藏身地点我就不知道咯……”叶冷儿想了想,道:“不过呢……好像有个地方对阴氏族人来说很重要,你去找找很可能会有线索。”
“哪里?”
“幽兰轩。”